《绘星》–软科幻

5.4: g?

      【试想一下热寂时的宇宙,你能看到什么?】

      “黑。还能有什么?”

      【是的,黑。匀称。空旷。就像一段走到尽头的生命。对我们来说,亦是一个化整为零的新起点。如果把这个崭新的空白人生交付给你,你会选择怎么生活?】

      “……如果是其他人,估计想着法子发展远大理想吧。我只想多挣点钱,好好生活着。”

      【生活——这是蛰伏在社会构造中的生存本能,你们文明的最低追求。而对绘星文明而言,宇宙这张漆黑的顽固画纸,即是一段空白人生的启航,绘星便是生活的缩影。让这张无人落笔的画卷丰富起来,让交变电磁场汇成的光笔洞穿永久凝固的黑暗——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因为我们要画,所以我们画了星星。】

      “即便这幅画一定会消失也要画?”

      【即便如此也要。】绘星者答,【在大饱和理论方才提出时,绘星文明的确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我们搁置了科研进度,折断了绘星的笔杆,开始无目的且报复性地挥霍残余的质与能。我们频繁地停止和重启观测,一遍又一遍刷新着眼前这个注定归于黑暗的宇宙,将早就被证伪的迭代更新方法视为麻醉剂,让绝望将文明的脊髓灌得酩酊大醉。

      【但后来的某一刻,看着早已放弃艺术追求的我们无意间挥洒而出的星云,绘星文明全员唤回了冷静。那些杂乱的、随性的、注定无法长存的宇宙物质,即便被那么漫不经心和自甘堕落地创作出,依旧在黑暗的幕布上游弋得如此绚烂。那些光芒——不加修饰而朝生暮死的光芒——就算观测者再怎么绝望,也全然不失它们无可抑制的贯彻宇宙的荣耀。我们望着那些星光,静静感受它们的波纹干涉我们的电磁骨架,让冷静下来的文明流淌遍整片宇宙。

      【文明的前进本就是测不准的。希望与绝望的乘积永远大于名为现实的普朗克常数——在这份当量为6.62607015e-34J·s的真相步步紧逼时,掌握任意一者的选择权一定在文明本身。绘星文明无疑选择用振作与复兴攥紧希望。我们把那些不断重启的宇宙迭代数量都整合在第四迭代中,开始了第五宇宙迭代的征程。】

      【所以,方同博士,】绘星者说,第一次以人类文明的语言规范称呼方同,【当绘制星星成了我们生活的基本,让这些星光永久存在下去,便是蚀刻在我们精神中的本能。无论科学准则与艺术规范如何证明这项使命不可能,我们也无法自发或非自发地放弃它;即便我们明白宇宙的真理以将其彻底否决,我们的本能也无法将其割舍——那些星光,哪怕无法永存,但只要思考一下使之永恒的可能,哪怕只是一瞬,也令绘星文明向死而生的动力为之沸腾。我们渴望这么做,需要这么做,也不得不这么做——再怎么说,转瞬即逝的光明也远胜过从未被点亮的黑暗;从无到有,便是跨越了无穷大。我们并非不谙世事,我们只是——别无选择。】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