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星》–软科幻

四:第三激发态

      此时的船阵有如一只沿着经纬线解体的地球仪(此处的“经线”与正常纬线一致,是平行且大小不等的圆圈),其千百片分离的板片一致面向光带所在;高亮的飞船尾焰把能级锁镜面方阵整齐地擦亮,如同无数颗推行着星球板块的流星,意图用其灿烂的火柱为桩,拼装出一只崭新的行星外壳。行星的地核是那条恒定的亮白色光带,似乎不论方阵的尾焰如何耀目,光带总能无视周围的明与暗,清晰地将它的幽邃描摹在寰宇背景上。

      镜面包围圈进一步收束,有如漫天游弋的拼图碎片,在火柱的把玩下一片片落入原位,描摹着球体牢笼的雏形。在飞船的高速推动下,近千张能级锁镜片驾驭着无声奔流行进,逐一拼搭在尺寸四倍于光路活动半径的球体框架上,接连斩断光带的退路,遮掩住它轻柔的白光。随着尾焰光丛的衰减,飞船方阵进入收尾的减速;在最后一片能级锁镜面嵌入球体之际,每艘舰艇的机械臂迅速完成了各镜面边缘的焊接封装,表示着球形囚笼的彻底竣工。至此,人类完成了疯狂程度堪比首次登月的壮举——困住一道光。

      “光带收容装置已搭建完毕。请科研相关的舰艇等待总部指示,时刻准备开展作业。”

      方同并不了解考察形式与内容,只明白船队里一定有比他这位能级锁发明者更了解能级锁的人才出谋划策,在不破坏囚笼与光带的前提下完成作业——也许是用微型能级锁牵起一条光缆通入球中。他的任务也就此完成——能级锁的运输与焊接过程钟没有任何损坏与疏忽,这些轻盈而明亮的镜面在稳定与强度上不负众望,无比顺利地包抄了自己的天敌,也顺势让方同技术指导的机会落了空。

      好吧,没有我万众瞩目的份至少证明了能级锁没出问题,借着行动事故来自我证明很显然不是我一实干派的作风,方同想。他神游地望着舷窗投影屏幕上直播的作业现场:庞大坚实的银灰色球体被游动的舰队洪流环绕,在柯伊伯带独有的冰晶背景上,如同一颗旋动在星环内的新星,散溢出肃穆的恢弘感,映衬着正上方的灿白光带。

      镜面球和光带真像个双星系统啊……话说包胜那小子的比赛是不是以星星为主题来着……

      等等,光带?!

      方同一跃而起,紧盯着投影屏上骤然重现的光带;与此同时,刺耳的警报声不失时机地搅碎了他本就凌乱的思绪,广播员急促的通报应声而起:

      “警报,目标出现于收容装置外,距作业船‘零点能号’约500米处,所有飞船立即撤离,必要时放弃能级锁镜面的回收!”

      警报系统的红灯疯狂闪烁,按恒定的周期轰炸着众船员的视线与理智;方阵全员的职业素养扼制了乱作一团的冲动,舰船的聚变引擎开始了急促的轰鸣;而正是这压抑的混乱与红灯的爆闪之上,光带幽冥般的轨迹闪耀交叠,散溢出无法撼动的庄严。

      “立即激活所有能级锁镜面的侦测系统,检查收容装置损坏原因!”

      “无关船员立即进入安全舱,光电效应方阵所有飞船于30秒内开始加速!”

      各舱室进入了应急逃离模式。轰响的1%光速驱动倒计时中,方同被机械臂挤进人形安全舱内,透过舱壁上的潜望镜屏幕望向舱外占据了整面墙壁的实时投影屏。他看见那道闪动的光带悬浮于镜面球上方,极高速的盘旋运动使它模糊成一只高亮的球形,如同一颗的恒星投影,无视了一切侵扰,转瞬凌驾了原本用于囚禁自己的人造行星外壳。

      光带是怎么逃脱的?能级锁难道在质量方面不合格?它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破坏能级锁——

      “报告指挥舰,所有能级锁镜面与焊接处检测完毕,均无损坏!”

      方同的安全舱内开始涌出避免生理损伤的加速缓冲液,而他彻底崩塌的思维也着实需要缓冲。能级锁球体没有任何损坏,说明光带近乎瞬间移动到了球体外,就像一条以球体外壳为节点的波函数,在它的广袤无垠的定义域上,绝没有能够阻挡它移动的存在!

      “量子点号将于10秒后开始加速至上限,倒计时开始。”

      此时方同才意识到,这趟行程上根本没有自己的保守派同僚——妄图用镜子关住光,只有那群毕生未尝失败的狂妄分子能做得出来。

      “十。”

      回去以后,我作为能级锁发明者怕是逃不掉严厉处分。方同想道。贴近生活的问题总能从碎片化思绪的泥沼中浮起,而他的生活从来都是回绝风险与被动竞争。

      “九。”

      不对……如果光带这时候调转方向追过来,想必没人回得去。

      “八。”

      光带究竟是什么?

      方同竟感到一股莫名的不甘,糅杂着不合时宜的求知欲,兴许是终生保守引发的负反馈。他必然不甘心留下自己的心血造物溜之大吉,但他更想知道光带是凭借什么手段,一步越过能级锁围成的屏障;光带的本质,来源,目的以及任何有关信息,都被整合成无数谜团,用纯粹的求知冲动冲淡生死关头巨大的绝望感。也许自己迷惘龟缩了一辈子,最后总算找到点对知识的追求。

      方同想着。缓冲液漫过了他的下眼睑,视觉听觉与意识的模糊纷至沓来。安全舱外的屏幕上,光带保持着它永不停歇的盘旋,在逐渐模糊的屏幕上,光带的残影有如一整颗灿烂升腾的白色新星。

      “七……呲——“

      量子点号的倒计时似乎被某种信号扰动,音频中混杂了突兀的杂音。

      也正是这时,光带停了下来。

      原先的光带就如一只在无重力环境下做圆周运动的烟头:它高速运动造成的残影如同烟头散出的烟雾,盘旋在烟头火光的运动轨道上,短暂地营造出细长“光带”的假象;烟头的运动一旦停止,烟雾随即散去,只留下若隐若现的火光,将先前的长度压缩在一点上。

      光带的停止正是如此:上一刻还是一条飞速盘旋的白色长线,下一刻瞬间凝滞成一个高亮的光点,如同一个缺少过渡的动画场景切换,上一秒是动态的极致,下一秒坍缩成绝对静止。

      “呲——呲——”

      飞船的广播经历着持续干扰,近乎打断了倒计时。实时投影的画面也开始振荡;方同依稀观察到光点周围闪烁着纷杂耀目的十字状光晕,极高的闪灭频率使光点的周边宛若一片风起浪涌的星海。紧接着,方同目睹了光点与镜面球的巨大变化:

      首先,已脱离船阵控制的镜面球开始消失——并非是整只巨球逐渐变为透明,而是周围的星空背景如浪潮一般漫上巨球的边缘,不断向内吞噬其灰色的外壳。整个能级锁镜面球仿佛被一片不可见的汪洋淹没,随着浪花的起伏跌落进虚无中。然而,镜面球彻底消失时,其原本的中心爆发出空前明亮的白光,呈现出一个极其耀目的浑圆天体,瞬间将逃窜的船阵和游弋的冰晶照耀得无比明晰;

      同时,光点的上下两端迅即伸展,延长成一段贯穿寰宇的直线。随后,直线开始旋转,奔流着扫中每一艘舰船,有如一段开天辟地的亮白色刀刃,驾驭着洞穿鸿蒙的恢弘亮光,横扫过整片船阵——

      方同看见消失的能级锁球内,那颗冉冉升腾的微缩星体。

      方同看见那道斩穿宇宙的光刃,将自己的视觉充盈满纯白。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