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星》–软科幻

五:第四激发态

      被直线扫中的瞬间,方同体验了毁天灭地的明亮,犹如一整个超新星贴着视网膜爆发,用蕴含能量洪流的宏光冲刷自己的物理存在。

      随后,视野被黑暗填充,即刻又切换回纯白,开始了丧心病狂的高频黑白交替,用极昼极夜的视觉冲击湮灭了方同尚存的理性。明与暗的高速转换中,方同似乎看见自己正前方横陈着一条直线,以及周围不少人形的框架。他试着尝试抓住清醒思考的边缘,勉强辨别出那些框架的本质——似乎是人的神经系统。

      怪了,这种情况下还能看清楚,感觉这些图像简直是被烙在眼睛上一样——对了,包胜那小子给我们看过类似的,好像是几个世纪前发明的动画技巧,那全息屏上高频率闪灭的黑白轮廓真是把眼睛闪瞎了……真搞不明白这帮视觉艺术家怎么会想到这么自虐的创作方式……

      方同在光爆的洗礼中试图拼凑起自己的思绪。他瞥见那条直线越来越明晰,周边的神经框架不断减少。

      这种关头我竟然能想到这个,看来我真是要疯了……但有一说一,我现在看的这玩意肯定没加光敏性癫痫防范措施……

      铮!

      一声沉闷的鸣响,眼前的世界被定格在黑暗中。先前那些神经网络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漫天散落的星辰。此刻,方同如同身处太空,漂泊在一个不可知的坐标上,势必继续在清寒与无声中漂泊下去。

      方同费力地转动眼球,确认自己看起来仍安然无恙,只是漂浮在星空背景上;随后他尝试环视四方,试图找寻能让理智恢复的存在。

      他看见了自己正前方的那道直线。

      直线悬浮在与眼齐平的高度,耀白的色泽在纯黑的背景上显得极其强烈,其边缘无比锐利,不放出一点模糊的光晕。直线两端似乎向左右无限延伸,贯穿了整片可观测宇宙,无论从哪个方向都望不见终点。

      但仔细审视,方同发现直线边缘并非平整,而是呈现交叠起伏的波浪状。更确切地说,“直线”由两条周期相同的正弦波组成,处于两个互相垂直的平面内,顺着同一条轴线蜿蜒向正负无限大处。不计其数的白色箭头沿着轴线长出,穿刺入正弦波底端,支撑着两条波浪线。

      这是线极化波的数学模型,电磁波的DNA双螺旋。那两条振荡的正弦波——电场和磁场——充当了光子的核苷酸链与碱基对骨架,交织着撰写出电磁辐射的信息族谱。

      这极简风格的超现实画面彻底榨干了方同的本就枯竭的思想。他不明白此刻该想什么或做什么,任何举措都需要他挣断保守的逻辑,一头扎入未知的渊薮。

      也正是此刻,“电磁波”开了口。

      【你好。】

      并非声波传入耳廓,也没有语音在脑中响起。方同不认为“听”这个行动参与了自己对“你好”两字的接收;他似乎没有借助听觉神经,一瞬间便理解了这段信息,并无比肯定它来自眼前这道电磁波模型。

      “……你好。”方同回应。他本想在这个神幻的存在面前保持沉默,但不清楚拒绝回应会不会被视为轻蔑的象征。

      更奇怪的是,他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做到在真空环境下说话的。如果这真是在宇宙中,他早应被身体的内压张裂成一团壮烈的血云。

      【你不必用声带制造机械波来传递信息,我能直接理解你思考的内容。】电磁波说,【你们的文明没有进行意识统一,因此我为接触的每一位个体搭建了独立的神经交流平台,信息不会外泄。】

      “……”

      【你似乎很害怕,或是很忌惮与我交流,即便只是靠思考。】

      “是的,我很怕莽撞行事,”方同条件反射般地回答,“我不清楚乱说话会不会冒犯你……您。”

      【你不必焦虑,我没有敌意。我经过太阳系时,发现了你们这一智慧文明。我很感兴趣,想预演一下你们星系的恒星的余生。随后你们就赶来了。你们的文明程度远超我的预想。】电磁波回应,【构成那只球体的反光材料是你的发明吗?做得不错。】

      “我们害怕您的力量,想要控制住您,”方同的回复掺着惶恐,“十分抱歉。”

      【没关系,你们的举措并没有为我带来困扰。】电磁波说,【就像我在着笔绘画时,你们在纸面上围着我的笔尖画了一个圈,告诫我笔尖不得触碰圈线。这时候我只要抬起笔越过这个圈,随后再落笔就可以了。】

      方同仔细咀嚼这突兀的解释,勉强凑出一句带有科幻色彩的回复:“您是说您能跨过实体……进入高维空间之类的?”

      【可以这么理解,但不止如此。】

      “这从各种方面都超出了我们人类的科学理解能力,哪怕是预期。”方同想道。

      【也许如此;不过也很遗憾,正是因此我才不能向你们揭示这一现象的本质——严格来说,我不能向你们传递任何细致的全新科学常识。文明是巨大的混沌系统,而知识是主宰系统的参数。向你们传递知识,相当于助你们跳过了文明演化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必然会引起发展道路的完全变革:这可能助你们的文明一步登天,也可能致使你们现有的知识体系全盘崩溃。我们势必回绝这种风险】

      “有很多文明因此覆灭了吗?”方同不住地想。

      【我们并没有真正涉足过任何文明的发展。我们的推论来自于星云级别的数据演算模型——你们的“计算机”就像是它基础分支的雏形。实际上,我们接触的文明数量并不多,样本容量并不足以支持我们下这样的结论。】

      “您接触过除我们以外的智慧文明?”

      【是的,但数量极少。所有存在过的宇宙迭代中,智慧文明总数为905。】

      “宇宙迭代是什么?”

      【你们所在的宇宙并非第一个诞生,也绝不会作为最后一个终结。在此之前与之后,有且将有无数的宇宙,延伸向无限远处的始与终,各自演绎了时间长河上的万千世界。你们所处的宇宙是我们文明所经历的第8个;截止现在,这里共出现过26个文明。】

      “现在的宇宙中,除了您和我们人类以外,还有其他的智慧文明吗?”

      【当前还有两个。但很遗憾,包括你们在内的三个文明均没有足够强大的位移手段。演算模型显示,在你们中任意两对文明正式会面前,你们的文明将早已完结。】

      “这么一说,宇宙还……”

      方同搜刮着单薄的词汇库,试图凑出一句抒发孤独的回应——说实话,他并不因人类无法与外星文明建交而失魂落魄,也不因人类文明对永恒的望尘莫及而怨天尤人。一直以来,方同都把这么高层次的追求当作无意义的烦恼,坚信人世间一半的悲伤都源于白日梦坍缩向现实的必然走向。他必须杜绝的是另一半的悲伤——连现实的饱满都留不住。方同的人生也因此卷曲成一条停滞不前的驻波,而他竭尽全力合拢人生追求的阈值,将自己收敛成一个风平浪静的波节。他可以没有体积,没有起伏,但必须抱紧那个一成不变的空洞,以免被生活的巨浪干涉得支离破碎——他的父辈这么活着,他也这么活着,所有社会成员也理应这么活着,把务实当作生活方程的唯一解,舍去虚妄的增根。就算是方同面对“电磁波”时突如其来的求知欲,说不定也只是企图将知识包装成崭新的科学突破,以牟取地位与暴利罢了。

      因此,即便在疑似全知全能的“电磁波”面前,方同也难以掩饰思维的麻木,哪怕自己的所思所想已全盘暴露给对方。他相信任何一个足够成熟的人都会是这么无言。

      “还真是空旷啊。”方同最终说。“空旷”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能够取代“孤独”这么优柔寡断辞藻的表述。

      【是的,空旷。】电磁波顿了顿——这似乎是它首次在信息传输中停顿。

      【空旷一直是宇宙的主题;空旷所造就的恒久黑暗,也势必被改写。我们的文明因此存在。你目所能及的大地与天空,以及星海中的一切光明,都是我们用于抗衡黑暗的造物。】

      “您是说……”方同本以为听到了热血少年漫画中的陈词滥调,回过神后恍然失色:“宇宙是你们造出来的?”

      【表述有误。宇宙本来就在,我们只是画出了星空。】

      “……啊……”

      【不必惊异。之前说过,很抱歉不能向你们传输科学知识,但我可以在只囊括你们知识体系的基础上,为你讲述我们的故事。你的很多问题会得到解答,也希望你们能够加入我们点亮宇宙的事业——你们的文明很有潜力。】电磁波说。

      方同这一次着实在思想上噤了声,呆呆地望着电磁波炽白的纹路。

      【我们是寄宿在光中的种族,你可以称我们为绘星文明。我是1865号绘星者,使命同所有族人一样——为宇宙带来永恒的光明。】

      绘星者又作停顿,随后说道: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