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星》–软科幻

5.0:s

      【我们的文明诞生于纯粹的黑暗中,用一声对称性破缺的啼哭宣告我们的降临。我们以电磁波的形式存在,机动性与思维都拥有全宇宙的至高上限——光速。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扰动着相对论效应的浓雾:宇宙在我们看来是一个浓缩且瞬息万变的点,任何坐标都能一瞬间到达;时间于我们而言无比晦涩,如果不对周遭世界进行持续观测,百亿年的岁月在我们眼中比一个普朗克时间还微不足道——因此在绘星文明的启蒙阶段,我们在混沌与昏暗中徘徊了难以计数的时间,完全无法确定自我们诞生来,宇宙究竟经历了多少迭代。

      【理解时间是绘星文明的正式觉醒:我们学会将波形融入时间的维度,让思维与动态的世界共振;在此基础上,我们懂得了怎样欣赏宇宙的点,怎样将它想象成线,舒张成面,再将这张承载空间的薄膜升华成三维世界。在感知与现实的壮烈轰鸣沸腾中,我们就此握紧了存在的第一真理:想象力。

      【但当时的宇宙还是一只漫无边际的巨大空洞——如你所说,空旷。若不是能观测族人的运动,理解时间对我们根本无意义——宇宙中没有运动或静止,自然没有能用运动的风帆感知时间飓风的对象,只剩下那层永远无法抵达的边界。当时的绘星文明是麻木的,没有人试图对这片黑暗做些什么,只是驾着光速四处游荡,就像是横冲直撞的萤火虫,试图用细成折线的光晕照亮一整个了无星月的夏夜;但现在看来,致使那份麻木的并非空虚,而是重压。那团比最平淡的念想还轻的真空竟是如此粘稠,无时无刻不束缚着我们更远大的想象,任凭寰宇的无垠边墙以我们的速度扩散,膨胀……

      【直到某一刻,我们发现了缔造光明的方法。

      【我们发觉,在空间与时间的致密褶皱中,竟潜藏着一片片奇妙的场,有如横跨整个宇宙的庄严宝库;宝库中,我们攫取了一把洞穿一切光阴与变迁的神器——它的本质很难形容,但可以归总成你们所定义的物质或能量。当它第一次划破黑暗的铁幕,我们观测到了一弧灿烂的星带——那是除族人以外的第一缕光辉。它与我们的光波静谧地叠加消融,轻柔地荡起一圈圈交织的峰谷;正是在这宁静的时空涟漪中,我们的使命心脏跳响了第一声鼓点:

      【一定要让这光布满整个宇宙,从现在到未来——我们要画星星。

      【就此,神器变成了笔墨,宝库翻新成画室。宇宙原来远不止一片空无——它应当是一张无限延伸的空白画卷,材质从石壁过渡向皮革,衍生出竹木与素纸的蜷曲,再奔流成无法计量的像素点,每一处都是可以落笔的地方!

      【我们并不能凭空构建物质和能量,但能将它们从蛰伏的时空褶皱中萃取,提炼成光谱图上一道道绚烂的涂料。在这面恢弘的画卷上,我们以质量为的油彩,以能量为的水墨,顺着坡印廷向量所指的消失点,用光锥构建出时空连续体上的多点透视;那一笔笔轮廓线在希格斯场上振荡出气势如虹的素描,伴着量子涨落的轰鸣,浇筑出数亿道撞色与补色的排浪;我们为恒星涂抹上简并态的高饱和色调,为星云附上电浆涌动的正片叠底,也品鉴那些险峻的黑洞边缘近似鱼眼镜头的事件视界,还有那裹挟着高能粒子巨浪的超新星,它们用壮烈的星爆演绎着色泽的明度喷薄……整片宇宙就像一张绚丽糅杂的《星月夜》,凌驾着超脱万物的创作热忱横冲直撞;抑或像是一张不规则点阵构建的《清明上河图》,细致到每一个平凡运作的基本粒子,磅礴地颂唱着光的繁荣。

      【在第一个宇宙中,我们进行了最恣意妄为的创作,不加限制地挥洒着质与能,最终以资源消耗完毕收尾了这场无比尽兴的绘星。我们静观着群星的万千演变,由衷地为宇宙喝彩,为想象力喝彩。】

      绘星者在此停顿,用幽明的白光笼罩着面前渺小的地球生命。

       “不得不说,你们厉害得很,能把整个宇宙当成创作品……但说实话,你们也是我最应付不来的人。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艺术家。”方同从震撼中挣脱,绘星者的言辞中喷流的晦涩词汇也同时让他头疼不已。

       【“艺术”——你们是这么定义绘星这项行为的。】绘星者说,【但在我们的世界中,艺术并非独立的存在;正如质与能本质相合,波与粒二相统一一样,在我们看来,艺术与科学并无区别。我们是艺术家,也是科学家。接下来的故事会阐述我们的第二重身份。】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