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星》–软科幻

5.2: d

      【质量实验失败后,绘星文明很快转向对能量的实验。与直观可视的质量不同,非物质的能量形态不定、难以捉摸;当能量密度过高时,又容易不受控制地转换与散溢,使得单一对象上的能量显著降低。因此,绘星文明此前并未尝试过浓缩能量,也并不像知晓黑洞那样了解过高能量的产物。

      【我们对极端能量密度的最初预期并不高——依旧拿油画的比喻来说,能量犹如混匀颜料的水,让画面凌驾动静结合与浓淡交织;适量的水能让画家对水彩的应用更为灵动,但过量的水只会无止尽地冲淡既有的颜料,让耐潮的画纸重变回空白。我们预测,过高的能量会引发载体的彻底崩塌,将其湮灭成等同于无质量的纯能态。

      【能量实验于宇宙多处先后进行,实验内容非常简单:框定一个基本粒子,限制其形态,随后不断向该粒子输入能量,直至有显著现象为止。从操作形式上讲,能量实验远比质量实验简单——执行后者时,我们需要规避黑洞的强大引力和旁敲侧击地向吸积盘输入质量,操作技巧与实验危险性挂钩;而前者的能量辐射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因此完全没有技巧要求。

      【首个能量实验随即开始。实验员向限定形态的基本粒子持续灌输巨大的能量,就像是孩童拿起沾水的笔刷,在厚实素描纸的同一个位置不厌其烦地涂抹,企图让湿透的画纸自发营造一个艺术流派的奇迹。实验进行,庞大的能量嘶吼着扰动基本粒子,粒子本身又被限制在物质状态下,无法用波倾泻过剩能量。实验持续了很久,粒子承载的能量已远超以往绘星时的最高阈值,但实验员依旧没有观测到显著现象。随后——

      【画纸破了。

      【最开始,信息交流平台上实验持续进行的状态汇报突然消失。绘星文明的成员等待了些许时间,随后收到了92458号绘星者传递的即时简报:

      【“停止观测!!!所有绘星文明成员中断能量实验,立刻终止对宇宙的观测!!!”

      【即使在信息交流平台尚未问世前,绘星文明成员之间的思想也是互通且毫无遮掩的:我们的想法通过电磁波的干涉互相传达,以光速不加修饰地传递给所有族人。因此,我们的社会构造中不存在有意义的欺诈,成员之间的信任是绝对的。虽然92458号的信息仓促而荒谬,但我们认定其有遵守的必要。接收到量子纠缠传递的信息后,绘星文明全员同步停止观测,第二宇宙迭代就此终结。

      【后来,在空荡的第三宇宙迭代中,92458号阐释了能量实验的重大灾难。

      【先前提到过,创造宇宙物理状态的平衡有如阻挡山坡上滚落的球体:不加干预,球会被另一座山峰阻挡,停滞在最低的山谷中,就如万物会回归于平衡,止步在最稳定的、名为零点能量的质能状态下;我们的目标则是推动球攀上高峰,寻找海拔高于零点能之谷,将球隔断于其上,使宇宙的平衡状态超越零点能量。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是,零点能量并非最底层的低谷:在那另一座直穿天际的山峰背后,还有一道蛰伏蠕动的巨大裂谷,其深度是宇宙尺度上的绝对零!我们盲目的能量实验提供了巨大的动能,推着小球滚上这座看似不可能翻越的山,越过那耸入星河的顶峰;随后,小球意识到还有更低、更稳定的谷底存在,于是拉着整个世界向零跌落——

      【我们生成了足够的活化能作为催化剂,引发了清扫空间的至深灾厄:真空衰变。

      【膨胀的球状真空首先穿破了基本粒子的框架,在能量实验员察觉的瞬间吞没了实验场内的一切存在。真空的边缘爆发着愈演愈烈的链式反应,内部的真空让外层的宇宙空间意识到更低能级的存在,使其瞬间迸裂成真空的一部分,再将此模因信息以光速向外传达。实验员的葬生使信息平台上是实验状态忽然消失,此时外部世界内靠近实验场的绘星者尝试获取咨询,但一无所获。随后,肆虐的真空降临到了它们面前。

      【真空没有给它们任何反应的余地,仅在其意识惊醒的瞬间将其拖入了绝对无。更为惨烈的是,真空衰变的扩张与电磁波传递速度的上限一致,均为光速这一宇宙最大指标。因此,观察真空衰变的过程或是提前预警本质上不可行——当宇宙回归真空的光信号被你感知时,真空已驰骋至你的面前。

      【从科学角度,真空衰变就是依附在光锥表面的清道夫。它与命运并驾齐驱,被观测的瞬间就已抹除了观察者。

      【从艺术角度,就好比将宇宙这一画作的所有图层合并进同一层里,随后用逐渐放大的橡皮擦将其一把抹尽,其干净程度令任何号称绝对零的相对标准自愧不如。用更统一的比喻描述:画纸上过量的水点破了画纸,这个破洞的边缘随即自主地撕裂了整张画布,将现有的画作淹没殆尽。

      【信息交流平台上,处于纠缠态的成员逐一减少,很快引起了更大范围的警觉。不少绘星者前往实验场地查看,随之被碾碎在真空的车辙下。不久,绘星文明终于意识到,相关信息短缺的原因兴许时信息在根本上就无法向外传达——处于速度顶峰的我们,除了量子纠缠这种几乎铭刻在决定论之碑上的奇妙存在,从未被任何事物从速度上超越,因而也不会反思是否存在赶得上我们的灾难。此刻,最高速的信息被某种事件截断,说明该事件已有追及光速的潜质。要想探清并汇报真相,需要通过超越速度的手段广播信息。在此,纠缠态交流成为了绘星文明挣扎的底气。

      【勘察灾难的行动简单而惨烈:数百位绘星者以二人为一组,互相之间建立纠缠态交流通道;每一组并排而行,向能量实验场中心位置行进,同时不间断地相互传递信息,确认自己与对方存活;当小组其中一人的信息中断,另一人即刻调转前进方向,沿实验场中心与自己的连线向后撤离。我们寄希望于交流通道的瞬时性:当组内任意一员殉难,通信中断这一信息会无视距离瞬间传达至另一员;如果此刻灾难正好赶上撤离的存活者,存活者能够明确地观测灾难的本质,并且通过信息交流平台向外广播此信息。

      【92458号即是成功观察到真空衰变的一员。

      【在队友信息中断的瞬间,92458号与真空同步移动。它的视角前方是完好的外部宇宙,散溢着类星体实验中喷薄的絮状星云物质;靠近实验场地一侧的后方却是无比纯粹的黑色背景,混沌、稠密、孤寂,均不足以形容那片超凡脱俗的空旷。外部宇宙与真空在交界处无比锐利地碰擦,色泽的过渡被剧变的空间蒸发,锋利地足以让一切锐化滤镜落泪。真空边缘裹挟着尚未逃离的光,映射出所有被毁灭之物的死寂状光景,振荡着92458号的理智。它意识到,正是这片空洞猎捕着包括绘星文明在内的万物,其速度与自己高度同步;绘星文明全员需要从现在起永远向外逃窜,将真空与自己的距离锁定在当前长度,否则绝无规避毁灭的可能!当然,这意味着绘星文明将不再具有保留艺术成就的可能,所有在奔逃途中创作的星体终会被遗落在光速的囚笼中,随即落入真空的拥抱。

      【随后,92458号意识到另一个兴许成立的解法:结束第二宇宙迭代,开启第三个世界。

      【当所有绘星者停止对宇宙的观测时,宇宙本身会坍缩成点;对此刻不存在体积的宇宙而言,“真空”这一概念会沦落成无意义的谬论。同时,绘星者自己经历的时间完全趋近于静止。经过几乎为零的取舍后,92458号通过全宇宙信息交流平台广播了终止观测的警示。

      【我们成功了。宇宙迭代更新阻断了真空衰变对绘星文明的摧残。若不是拥有瞬间传达信息的纠缠态交流,我们的任何警示信息只能以光速传播,因而永远被包裹在真空内,最终致使整个绘星文明在毫无意识的懵懂中葬生——由此看来,我们需要感谢质量实验的繁琐。当然,我们也向所有牺牲于能量实验的同族致敬,向幸存的92458号致敬。】

      “我倒是有个煞风景的问题。如果这位92458号的猜测是错误的——更新宇宙迭代避免不了真空衰变毁灭非观测状态下的你们,你们绘星文明不就全灭了吗?这样看来,92458的决议也太草率仓促了,至少要先进行商议啊。”方同问道,全族灭亡这一后果让他不寒而栗。

      【在我们看来,92458号已对决议结果做了最充分的衡量。商议的过程本身消耗时间,期间可能有更多绘星者丧生;每一位绘星者的思想高度统一,换作其它任何成员都会做出同样的决议,接收决议的绘星者也会爆发出极强的认同。同时,绘星文明永远向外逃离的决策绝不会受到支持:如上所述,逃离意味着放弃绘星,放弃让光辉永久存在的一切尝试,这是绘星文明所不能承受的。】

      “即便冒着放弃生存的风险也要画星星?”

      【是的,绘星文明以此冠名。】

      “你们还真是鲁莽。”没经过社会毒打,全然不知生存压力。方同鄙夷地想着。

      【“鲁莽”……你无比贴切地总结了绘星文明的艺术科学流派。鲁莽的我们在第三宇宙迭代中进行了更广泛的实验——我们学会调配合适的质能比例,学会衡量时空波折的脉动,学会玄妙地安插暗物质与暗能量;为避免类似真空衰变的惨剧,我们建立了星云级别的演算模型以评估实验风险……在鲁莽的驱使下,我们攀登着邓宁-格鲁格效应的缓坡,将绘星艺术与科学糅杂成欣欣向荣的盛世光景。我们坚信在求知欲的驱动下,我们终会以合理的手段画出恒久存在的光辉——】

      绘星者停了下来。随后,它的精神传导流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黯淡。

      【遗憾的是,鲁莽的求知欲最终将我们推向了绝望。】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