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星》–软科幻

5.3: f

       【从第三宇宙迭代开始,我们在绘星事业中投入的时间不断膨胀。以往创作完一个天体时,我们往往只评鉴片刻,随后转向其它空间上的创造和实验;在技术发展的刚需下,我们对单一天体的研究时间接连飙升:结构的磨合,奇想的揣度,无不要求我们将喷涌的灵感汇成修缮的刀刃,像不断打磨石膏像一样悉心雕琢既存的星体,直至其明确地映射出艺术灵魂所构想的框架、清晰地制衡了理论系统的错综复杂为止。

      【以你们的时间计量单位表述,第一宇宙迭代从发现质能场开始持续了仅8854万年,是时空艺术史上一簇砰然闪现的灵感火花。第二宇宙迭代虽强制中断,但也延续了1亿2566万年,有如划开科学天幕的耀目闪电。第三宇宙迭代的寿命显著提升,其长度足以让寰宇孕育出我们之外的生命——即便当时尚未出现合格的智慧文明;在确认其它文明皆已消亡后,绘星文明于约第16亿217万年对现有天体进行了迭代更新测试,结果为失败。进入第四宇宙迭代,我们决定继续延长实验时间,以确保建立的天体拥有足够完善的时间韧性。

      【然而,于第四宇宙迭代的约82亿4626年,我们终于察觉到了异样。

      【在一次晶格化空间质能状态转移实验中,我们对孤立系统内的质能进行了上亿次构造与重组。检验某一轮中间产物时,我们发现在将系统内所有能量转换成质量时,全部质量所蕴含的物质能少于系统初始的总能量。奇怪的是,系统内质能之和仍然等同于初始能量,说明并没有质能从系统中泄露。经检验,缺少的物质能被系统中的热能弥补。

      【在绘星文明过往的认知中,我们能够完美地回收与转化质能的形式——在将一种能量形式(包括质量)转换为另一种时,理应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副产物。突然出现的热能诡异地标注了我们能力的不精确性,就像画卷上一个若有若无的褶皱,黯淡地影射着面目可憎的真相。

      【最初我们并没有过于在意,只是将其归咎为操作失误或是系统框架搭建不当;查阅系统运行日志后排除了这些猜测。实验员暂时将热能的产生评定为系统故障,准备将多余的热能转换成质量继续实验。随后的结果沉痛地攥紧了绘星文明的脊髓——

      【热能未能成功完全转换。当热能被浇筑成可视的质量时,空间内的部分质量同步转化成热能。最后的结果是:系统内的热能进一步增加,映衬着质量的损耗。

      【在此之前,绘星文明从未精确测量过孤立系统内的质能情况。我们虽然在观测恒星聚变沸腾时得知宇宙质能的变迁和转化,但并未系统整合出任何普适的转化趋势。在我们看来,每一类质能反应都对应着独立的规则,虽然不可避免地包含着各种形式的损耗,但都可以在我们的操作下毫无损耗地转换成任意形式。

      【然而,热能似乎成为了我们所无法驾驭的存在——在不付出更多能量的情况下,宇宙不允许我们将热转化成其它形式的质能。此发现激起了绘星文明全员的高度紧张,在对历史记载和当前宇宙的全方位考察实验中,我们不可避免地触及了宇宙规则的残酷真相,洞见了这张理想主义画框之下的绝望画作。

      【说到这里,你应该猜得出我们的发现是什么。】绘星者问方同。

      “热能……你们兜兜转转了几百亿年,总算发现了热力学第二定律?”方同不解地问,在他看来这完全是先进文明的必备常识。

      【是的。自诩创作者的我们,终于知晓了最为严苛的艺术评论家——熵。

      【之前提到,最初觉醒科学意识时,我们认为平衡是主宰万物归属的趋势。但“平衡”这一概念本身并不是任何详细的定理,它的普适性来自其形而上学般的哲学本质。绘星文明矢志不渝地尝试打破与构造平衡,却从未鞭辟入里地思考过创造平衡的机制是什么。在此,热力学第二定律在绘星文明支离破碎的尊严上深刻地凿下了答案:

      【概率。

      【你们将熵定义为描述混乱的指标;在我们看来,熵代表了一种质能的匀称。在极致的微观下,一个系统所有的微观状态中,存在概率最大的状态即是所有粒子匀称地排列;在此情况下,质与能糅杂成不分彼此的光华,伴随着热的肆虐,所有可观测的秩序结构逐一崩解,使得系统蒸腾成一片处处相同的匀称空白。此刻,熵攀升至上限,将一切能当作参考系的特异存在抹除殆尽。

      【绘星文明从未也不敢思考熵所指示的结果。熵是绘星艺术中最为刁钻的批评家——它以微观状态数量为评分标准,肆无忌惮地否决任何不呈现绝对匀称的作品;即便些许旷世神作的高度秩序能够与熵分庭抗礼,也终究会被岁月的奔流击碎成满空无意义的流虹,最终翻滚成千篇一律的热能浪潮。

      【在此基础上,绘星文明对宇宙和时间的一切理解化为齑粉,攀附其上的理论框架被剿灭殆尽。我们的第一宇宙模型被彻底证伪。建立于熵增定理的第二宇宙模型中,热能区别于其它所有质能类型,独立存在于名为“热场”的能量凹槽中。所有自然或非自然的运动与反应都会无法避免地导致热能增加,使来自质能场的材料流失入热场中。从热场中回收能量被证实不可行:回收热能这一行为本质上与其它反应并无区别,转换一定量的热能必将消耗更大量的其他类型质能,不可挽回地致使热场储量增加。

      【最终,熵随着暴涨的热能冲刺向顶峰。宇宙中的一切——光明的,暗淡的,流动的,凝滞的,都被超越一切引力的自然规律拉扯进粉碎的狂潮:质量被碾磨成最小单位,能量扭曲成热能,随着愈演愈烈的分子热运动不断离散。恒星在分解中熄灭,行星于紊乱中崩解,就连紧锁质能的黑洞都会在霍金辐射的摧残下消亡。一切的最后,质量匀称地分布在可观测宇宙的每个角落,能量以几乎绝对的均匀状态沉浸在热场中。世界不再拥有除热以外的任何存在,质能沉沦在热场的浸泡里,宇宙回归于无上纯粹的黑暗。随后,连热都不复存在——当所有位置的温度都相同时,相对性消失,温度本身也不存在意义。此时,热场内的一切质能会瞬间自发地跃迁进质能场中,静静等待再次缔造星云的时刻。

      【这即是宇宙迭代的真相:绘星文明停止对外部世界的观测时,难以计量的时间在寰宇中飞逝;在自己的参考系中,我们只停止观测了一瞬间,但宇宙已完整地经历了上述的一切;重新开始观测时,宇宙已又一次沉没于黑暗与死寂中,只剩复原的质能场与归零的热场,再度部署了我们的工作台。我们原先是多么自傲地认为自己的意志决定宇宙的泯灭与新生,甚至居高临下地关怀那些因为我们的不观测而消亡的星云,渴望使创作品脱离自己的观测状态独立存在;可悲的是,世界规律的真相竟荒谬地迎合了我们的愿望:主宰宇宙存亡的从来就不是绘星文明的观测,而是自然规律咬合而成的齿轮系统;相比之下,我们除了观察这一切的运转之外,什么都不在改变。

      【在你们的知识体系中,这一现象——宇宙的终极命运——被名为热寂;宇宙经历一次热寂即是完成一个迭代。我们则称它为大饱和——它标志着熵与匀称的最终饱和,亦映照出任何艺术都终将面临的命运:毁灭在饱和中。对于每一种艺术形式,创想、内容、手段、作品数量,在创作群体的指数暴涨与创作技术的极度简化中,最终会迫近观众接受能力的极限。在此极限之上,该艺术形式下的作品会逐一失去典型性与独特性:无处不在的艺术与生活的琐屑片段毫无区别,谁都能缔造的艺术完全脱离了创想的本质,落入连篇累牍的平庸。到最后,这一艺术形式被无法洞穿的空虚取缔:不是因为创作质量的陨落;恰恰是一切作品的质量与内涵高超得无比接近,才使得该形势下的所有作品宛如一张处处匀称的空白画布——只是,此时空白的稠密程度已容不进下一个全新的作品。只要创想仍在持续,思想与技术手段终将抵达峰顶,将任何艺术形式推入万念俱灰的饱和。

      【我们的宇宙也是一样。一颗恒星的脉动,一枚原子的振荡,一片星云的闪耀,一束能量的迸放,一捧巨浪的翻涌,一簇细胞的徜徉,一个宇宙的涨落,一缕超弦的轻唱,无不在为熵的烈焰增添薪柴,最终将世界湮灭在匀称的火海中。宇宙这张画卷即便布满了精雕细琢的水墨丹青、溢彩流光,穿插了鬼斧神工的近大远小、黄金分割,终会在时间的推动下,自发地把一切结构与色彩打散抹匀,直至所有可感知的空间不可逆地陷入绝对平等的黑暗。在此,科学在对称性破缺的远岸上沉没,艺术拥抱着无处不在的匀称消亡。宇宙——一定会熄灭。

      【绘星文明的理想彻底破灭了。我们的使命不可能实现——归根结底,我们的目的是把宇宙画成一台第二类永动机。】

      绘星者停止了叙述。本就无声的信息传到对话中,蛰伏着一阵超越无声的死寂。

      “我不清楚说什么好……不过既然如此,你们接下来打算干什么?”方同问。这样的情况他遇到过不少,都是些远大理想破灭的热血青年声泪俱下地陈述自己脱离实际的悲痛。方同从未成功与他们达成共感过,不过与他们谈谈接下来的生活,往往能让这些好高骛远的浮游者着陆在现实中。

      随后,几乎不假思索地,绘星者以的平静口吻回复道:

      【继续画星星,直到永恒的光存在为止。】

      “为什么?你们的心智真的就和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一样,不被现实虐得遍体鳞伤不知道收手吗?”

      【如果我们不继续绘星,你们和其他生命是没有机会存在的。】

      “……”

      【而且,】绘星者信息传递的语调不参杂一丝感性的起伏,【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选。】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